主页 > O生活城 >愤怒鸟之父 给台湾新创困境的建议 >

愤怒鸟之父 给台湾新创困境的建议

2020-07-10 O生活城 816 ℃
正文

愤怒鸟之父 给台湾新创困境的建议 他是芬兰创业教父,早在「愤怒鸟」游戏暴红之前,就已是欧洲新创圈精神领袖。他开办新创盛会Slush,在芬兰点燃创业之火,让五○%芬兰学生都想创业。他说,相信台湾也能汇聚创业能量。
 

穿着招牌的大红色套头长毛衣、自然地摆出兴奋或逗趣的表情,「愤怒鸟之父」维斯特贝卡(Peter Vesterbacka)接受《今周刊》专访时,毫不掩饰他的率真和赤子之心。他笑着说,这是他第一次来台湾,因为他相信台湾年轻人的创业能量,有机会像芬兰一样蓬勃爆发,「台湾的硬体供应链扬名国际,有很多人才,相信依循着过去硬体时代的创业精神,年轻人还是很有创业机会。」

愤怒鸟之父 给台湾新创困境的建议

维斯特贝卡(Peter Vesterbacka)
出生:1968 年
现职:游戏公司Lightneer创办人
经历: 游戏公司Rovio Entertainment行销长、欧洲最大型创业盛会Slush 创办人、行动社群组织MobileMonday 共同创办人、惠普市集(HP Bazaar)创办人
学历:芬兰Åbo Akademi University

台湾人对维斯特贝卡也许并不熟悉,但提起知名手机游戏「愤怒鸟」(angry birds),他可是这款游戏风行全球的重要推手。二○○三年,芬兰赫尔辛基的阿尔托大学(Aalto University)学生Niklas Hed,和两位朋友凭藉一款线上游戏《King of the Cabbage World》,赢得由诺基亚和惠普合办的手机游戏大赛冠军,当时的维斯特贝卡正在惠普工作,他慧眼识得这三人组合的潜力,在他的鼓励下,三人成立了游戏开发公司Relude,这家公司就是Rovio的前身。「我后来也加入公司,他们希望能借助我的专长,扩大公司业务。」

Rovio的成功并非一蹴可几,公司推出逾五十款游戏都不甚成功,直到二○○九年「愤怒鸟」游戏问世后,才平地一声雷地红遍全球。这款由鸟和猪组成的休闲游戏,因为操作简单、富趣味性,先是一举夺下芬兰手游冠军,随后称霸瑞典手游排行榜,之后开始势如破竹地在欧洲、美国,以及亚洲市场如中国、台湾等国家暴红,Rovio这间公司自此声名大噪。

点燃新创之火 音乐盛会改变芬兰创业精神

身兼Rovio行销长的维斯特贝卡在公司更有「Mighty Eagle」(神鹰)头衔(备注:「愤怒鸟」游戏中的角色,召唤牠就能解决难关、清除障碍,是小鸟们的强大奥援),除了对内担任顾问,对外还负责演讲宣传、开疆闢土。维斯特贝卡透过这款游戏扬名全球,成了芬兰红人;但他对芬兰的贡献不仅于此,他因积极鼓励年轻人参与新创,享有「创业教父」美称,更是芬兰新创领域的精神领袖。

时间拉回二○○七年,维斯特贝卡在惠普工作期间,即因协助惠普建立创新平台HP Bazaar而闻名创业圈,当他那年受邀到芬兰顶尖学府阿尔托大学演讲时,他询问现场六百多名大学生:毕业后想创业的举手!「结果全场只有三个人举手。」维斯特贝卡回忆道,「那真是悲剧。」

由于维斯特贝卡曾在美国惠普工作,亲眼见证硅谷的崛起,深受车库创业文化影响。他认为一个国家的经济动能与企业家精神,必先来自青年勇于创业,因此,他决心改变芬兰的新创环境,举办「创业盛会」的想法油然而生。

二○○八年, 维斯特贝卡邀集芬兰着名游戏公司Supercell(超级细胞)执行长潘纳宁等创业精英,举办第一场「Slush」(原意为泥泞、融雪)新创盛典,鼓励冒险与创业精神。「我把它当成一场社会运动!」维斯特贝卡说,每个人都知道十一月的芬兰有多冷,天寒地冻,没人想出门,地上都是混着烂泥与枯枝的融雪,跟阳光灿烂的美国硅谷截然不同。「但是,我就是想在这个季节办活动,象徵与主流不同。」

欧洲新创盛会 Spotify、Skype来寻新机会

维斯特贝卡说, 年轻人在这样糟糕的芬兰冬夜里,还能迸发热情、充满创意,更代表勇往直前、不畏艰苦的创业精神。所以,Slush就像演唱会、音乐会一样,吸引热情、奔放、年轻的创业家与创投聚集于此,现场有五光十色的灯光、节奏强烈的音乐,音乐家在舞台上嘶吼,有熊熊的焰火、乾冰与烟雾。

新创突破现况的精神号召,加上自由奔放的热闹氛围,在在打中年轻人心声,Slush短短不到十年间,成为了全欧洲最大的新创盛会。去年吸引逾千家创投、二千三百家新创、近二万名参与者共襄盛举,就连线上直播也有逾百万人次观看。

Slush本身也是一套成功的商业模式,营收来自贩卖入场券、向参展厂商收取摊位费用、以及赞助为主,但维斯特贝卡强调,即使如此,也只能勉强因应支出,基本上没有赚钱。「但我们很多工作人员都是自愿参与的学生和年轻人,大家抢着报名当义工!毕竟这是一年一度难得的盛事,活动精采,又能看见最新、最棒的idea(点子)。」

维斯特贝卡说,去年Slush现场搭桥了超过一千场媒合座谈,吸引逾一千亿美元的风投资金。但Slush最大的影响力还在于转变社会风气、激励年轻人、创造出精采的创业故事,过去这些年包括瑞典最大音乐网站Spotify创办人艾克(Daniel Ek)、Skype共同创办人Niklas Zennstrom都现身Slush,找寻投资与合作对象;芬兰在线订餐公司Wolt更是在Slush上发迹,近期募得一千两百万欧元融资。

Slush被维斯特贝卡视为成功的社会改革,二○一三年当他再度回到同一所大学演讲提出相同问题,这次想创业的大学生超过五○%。

「我们短短五年改变了一个国家年轻人的态度,这是一场成功的文化革命!」维斯特贝卡说。所以,近年他开始把Slush搬到亚洲如东京、上海、新加坡等地举办,致力于鼓励、活络亚洲创业气氛,「未来也不排除将台湾纳入评估,一切都有可能。」维斯特贝卡说。

多年鼓励创业,维斯特贝卡发现要真正改变世界,还必须从教育着手,而寓教于乐是最好的手段。去年他离开Rovio开启了新的旅程:创立以教育为核心的游戏公司Lightner。他身上的红色毛衣图案,也从愤怒鸟换成了小丑。

倡导3E精神 开发手游,教儿童量子力学

维斯特贝卡用三E(创业精神Entrepreneurship、娱乐entertainment、教育education) 脉络来思考创业:「我希望年轻人勇于创业,但公司产品一定要具备娱乐性,才能提升认同感及参与度;以游戏而言,内容最好要能提升智识、寓教于乐。若能将创业、娱乐、教育三者结合,才有机会激发智慧,进而奠定提升产业、改变世界的基础。」

维斯特贝卡笑道,他喜欢小丑那样活泼且不囿限于社会框架的精神, 只是他也发现,「台湾的孩子们就像其他亚洲孩子一样,每天很早去学校上课,放学回到家,继续写作业,完全没有生活可言!这样会扼杀他们的创意!如果哪天当政府期待他们成立新创公司,孩子们恐怕只会回答:好!让我先看教科书教我们怎幺做。」

愤怒鸟之父 给台湾新创困境的建议

维斯特贝卡创立了新游戏公司Lightner,推出的游戏主打能够教导儿童一边玩游戏、一边学习量子力学。

亚洲和欧美最大的不同,就在于教育氛围。以玩游戏为例,维斯特贝卡说,亚洲人常把玩乐视为不务正业,很少儿童敢承认自己爱玩游戏、或承认自己会在课堂上偷玩游戏,「孩子以为玩游戏是坏事,但游戏其实可以充满教育意义、充满启发力!」

在欧美国家,游玩是激发孩童们创意的方法之一。维斯特贝卡说,他自己就有两个孩子,因此常思考如何将游戏与教育结合,让他们快乐地学习新知。

这就是他的新游戏《Big Bang Legends》(*暂译: 大爆炸传说)的发想来源:教儿童学习量子力学。「宝可梦(Pokémon)有一大堆角色,但是孩子们还是能够把角色记得一清二楚,甚至连水系、土系、火系之类的複杂属性,都背得滚瓜烂熟。所以《Big Bang Legends》即使有非常多元素!我相信并不困难。」

观察两岸青年 中国勇于创业,台湾不够饥渴

维斯特贝卡解释,Big Bang Legends将宇宙间各种物质拟人化,故事的主轴是:带原子(Atoms)英雄展开冒险,元素与元素之间可以互相竞争或结合,对抗邪恶的反物质(Antimatter),一起找寻宇宙的祕密!

日前维斯特贝卡就听见孩子们一边玩,一边讨论夸克(Quark)、质(Protons)和原子之间的关係,像是三个夸克是否等于一个质子等元素定律,「一边玩、一边学习!充满乐趣。」

他看準亚洲孩子更需要「寓教于乐」及学习乐趣,因此将推广主力放在亚洲,近年来,就花了不少时间往返中国、新加坡等地,推广教育、游戏与创业精神。

维斯特贝卡笑着说,一路走来,他体悟到创业「没那幺疯狂、也没那幺不可能!」他在亚洲推广创业精神时也观察到,中国年轻人相当勇于创业;相较之下,台湾年轻人对创业就没有那幺「饥渴」,但维斯特贝卡指出,台湾有全世界最厉害的PC、手机企业製造与经营的经验,只有勇于创业才能推动产业新生,所以,创新还是必须的,「只要相信你的目标,找到一个典範(role model),追寻所有可能,你永远可以找到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