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M生活帮 >【专访】安妮的奇异星球:命运是被上天注定好了,但我们都能在有 >

【专访】安妮的奇异星球:命运是被上天注定好了,但我们都能在有

2020-06-12 M生活帮 901 ℃
正文

遭遇工作瓶颈、感情触礁时,我们会去翻阅星座运势、算易经、塔罗牌等等,试图从深不可测的未来里找寻蛛丝马迹,盼能获取改变命运的钥匙。不过「姊妹淘」驻站塔罗师安妮给出全新思维:「命运已是注定,多数无法改变,但我们可以从命运制定好的框架里,发挥我们最大的极限,命运是有限,改变是无限。」

【专访】安妮的奇异星球:命运是被上天注定好了,但我们都能在有

安妮的脸书专页叫做「安妮的奇异星球」,奇异星球,显示她的思考独特,像不属于地球的外来者,这种开创型个性,让安妮在占卜的路上开拓出与他人不同的思考。

安妮19岁开始接触占卜,她就读设计科系,平常喜欢画插画,原先梦想朝插画家前进,却因为谈了一场失败的恋爱,跑去东区算塔罗,发现塔罗牌非常準,内心变油生出「既然对方算得準,我为什幺不行?」的想法。

之后,安妮便趁着唸书空档自学塔罗,最初从周遭朋友练手,发现準确度被大家认可,便陆续接触易经牌、禅卡、星座命盘分析,默默踏上占卜之路。「刚毕业时接不到插画案子,为了糊口跑去应徵『心塔罗工作室』。现在回想起来,似乎是命运牵引着我走向神秘学的领域。」她大笑。

安妮的第一个正式客人是一对情侣,男生温和、女生强势,整个占卜过程里,女孩常常时不时狠瞪男方,搞得安妮也很紧张,不断对情侣档说,唉呀,占卜只是参考而已,听听就好,「反而客人还安慰我,说:『没有,妳说对了,请继续说。』」

【专访】安妮的奇异星球:命运是被上天注定好了,但我们都能在有

从事占卜工作期间,安妮时时刻刻都有冲击,她曾遇到一个知名社会案件的被害者与加害人,在一天内前后出现。

「这件事让我非常震撼,前一天看到被害人全身伤疤、理着光头,发抖着抽牌。隔一天,我就看到加害人非常痛苦,泪声俱下告诉我,他不是故意要伤害对方的。」

「加害人用纸笔对我写下案件始末,我知道对方不是刻意要伤害那个人,他内心非常受伤,我也感受他承受很大的压力跟舆论。但是被害人,确实也一样痛苦,本来漂漂亮亮的女生,却得遮遮掩掩出门。」

「我发现,整个世界多数不能用善恶二元论定案,占卜师更不能有善恶。」

【专访】安妮的奇异星球:命运是被上天注定好了,但我们都能在有

当时安妮年仅24岁,完全不晓得该如何开导、和他人解释命运的无常,加害者问她:「为什幺这件事会发生在我身上?」那一刻安妮语塞,只能依靠牌给予的指引,尽力给对方具体的帮助。

从那件事后,安妮决定要更深耕神秘学、哲学和艺术治疗领域,「这份工作是有使命的,完全不能乱讲话、乱解牌,因为有可能会改变他人的做法与一生。」

「有段时间上完易经牌的课,我会自己跑去看《周易》研究,对,就是古人写的那本《周易》,中央出版社出版的。」

她认为,每个老师都有自己的解牌、读故事的连结,即便身为学生,不代表要照单全收,反而要在心中随时提出疑问,自己去找答案,而不是非得每题都问老师,「时间久了,就会渐渐理出一个属于自己的系统,」

【专访】安妮的奇异星球:命运是被上天注定好了,但我们都能在有

部分占卜师会执着于牌义,安妮反而遵从直觉,藉由感受与被占卜者之间的磁场来解牌,「以前我是无神论者,只相信科学,但后来我发现无形世界比有形世界广阔,既然与无形世界有缘分,干嘛过度分析?」

因此当读熟牌义后,安妮的解牌方式,多数靠着和客人之间谈话的磁场,透过直觉、搭配她自行研究、建构出的解牌系统来读牌。事实证明,解出来的结果和后续发展,确实也如安妮所料,往往超越牌义。

牌师会从占卜里头自我疗癒,安妮也是,她分享某次客人流产,问她「孩子会不会再回来?」,结果对方抽到死神牌跟权杖一,恰好两张牌都有重生、新开始的意涵。

「我告诉她,孩子接受了他的死亡,但他会回到你身边,死神是『死亡』,但权杖一是『开始』,两牌结合起来,就是轮迴呀,不是吗?」

客人听完忍不住痛哭失声,并告诉安妮,自己确实被疗癒了,「她觉得宝宝会在天上守护她。」

【专访】安妮的奇异星球:命运是被上天注定好了,但我们都能在有

此外,安妮也分享,她有一个非常优秀的姊姊,爸爸很愿意金援姊姊去美国、英国读书,有段时间让安妮感到失落,觉得为什幺姊姊有办法得到父母关注,但她却没有?

孰料,才纠结没几天,安妮便遇到一位和她有相同烦恼的客人,对方问她:「为什幺爸妈分给哥哥的遗产比他多?」

安妮告诉对方自己的故事,悟出一切都是命中安排。「但有失必有得,我爸爸给我姊姊金援,但却给了我自由,让我可以创造出更多也许是我姊姊创造不出来的东西。」

她说,那个客人非常会煮咖啡豆,经营一家咖啡店,因此认识很多人脉,「我跟他说,这搞不好是你哥哥开创不出来的东西。」

【专访】安妮的奇异星球:命运是被上天注定好了,但我们都能在有

透过一次又一次的占卜,安妮除了解开自己对家人某些层面的偏见与误会,也参悟命运确实时被注定好了,每个人生下来就有一个命运的轨迹与格局。

举例来说,甲乙都很聪明,且都很努力打拼,但甲最终成为亿万富翁,乙则是一家小公司的总经理,这是他们各自人生中最大的格局,老天爷在他们出生的那刻,就写好命盘了。

「命运虽然被定好了,看似是有限的,但我发现,我们能在这个框框里发挥到最大值,创造出我想创造的东西。」安妮说,「我信命,但我还是想说,占卜只能是参考,我们都能在有限命格里,创造无限机会跟可能。」

安妮说,她的命盘有个迷幻相位,多数命理师都会判断这相位对感情是不好的,但她反而将这块「迷幻」发挥在她的艺术创作里,结果反而受到青睐、从中找到自信。

「我告诉我客人,别以为你命盘不好,就是注定不好,你可以从『有限命运里开创最大值』,不要过度对命理钻牛角尖。」

「我有时候会感叹呀,为何我只能当命理师?不能当超有名的插画大师,但我现在觉得,那就努力在这行创造极限吧!看看我的最大值在哪里。」

摄影/採访:希希Naima

受访者:安妮的奇异星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