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S小生活 >【专访】基督徒歌手猪头皮 挺正名撑平权 >

【专访】基督徒歌手猪头皮 挺正名撑平权

2020-06-12 S小生活 323 ℃
正文

【专访】基督徒歌手猪头皮 挺正名撑平权

豪放不羁的外表怀抱着一颗爱台湾的心,言行和外表可能完全符合保守价值定义的离经叛道,却又是位虔诚的长老教会信徒,各种新旧价值、保守与基进相互冲撞——他是猪头皮!一位让许多人既熟悉又觉得不可思议的歌手,且让我们来认识一下他怎幺踏上党外这条路,又是如何从以一个基督徒的角度来理解并支持婚姻平权,最后我们也和猪头皮的换帖兄弟——河边春梦复古酒吧的老闆 Jimmy 一起聊聊反同这回事。

【专访】基督徒歌手猪头皮 挺正名撑平权

 

记者:几岁开始信基督教?几岁受洗?

猪头皮:自我阿祖那代就是基督徒,出生之后举目所见都是在长老教会工作的人,阿姑、阿姨、阿伯通通都是教会的人。

而一般长老教会都信徒若产子之后,在小孩一、两个月大就会抱去教会作「小儿洗礼」,但是长老教会的制度是长大之后要有一个「坚信礼」,又称「成人洗礼」,表示你是在自由意志之下要接受洗礼、坚守长老教会的教义。通常成人洗礼是在 15 到 20 岁之间。

啊我是比较晚才做坚信礼,大概是在大三大四,就像台湾认同都是长大之后才渐渐建立,通常这种国家认同或信仰都会有些消长嘛!「见山是山,见山不是山,见山还是山」。就像是结婚嘛,是在家人朋友见证下对配偶的承诺,洗礼则是在弟兄姊妹见证下对自己与主的承诺。

 

记者:什幺时候开始接触党外运动,政治立场有改变过吗?

猪头皮:因为台湾长老教会一路以来就是反对威权、追求台湾人主体意识与价值,而多数信徒都是认同、也追求台独,像我爸爸是台独、我当然就跟着台独,但是台独这个想法我以前从未接触过,因为我从小就感受到台湾不是中国的一部分,没有什幺台独不台独,是到大一点之后才发现我们原来还不是联合国国际村的一份子。我自幼家里就是批判国民党与威权政治,批判执政者这是稀鬆平常,但是尚未真正讨论到台独。

而我是一直到上台北读书后才真的是接触到比较冲撞的街头运动,因为 1980、1990 年代各种社会运动兴起,我 1985 来到台北读书算是恭逢其盛。但我小时候就是爸爸带着上街头发一些党外或批判时政的传单,包括听一些街头演讲像当年党外议长蔡介雄等人的演讲,然后那时要遭遇到我们长老教会的高俊明牧师被国民党抓去关,牧师娘高李丽珍出来选举,大家也都帮忙发文宣助选,政治参与在我童年、青少年阶段是稀鬆平常。

但是我要上台北念大学的时候,我和我爸妈一起搭灰狗巴士那时候叫 O303,他们是一再嘱咐我好好读书就好,游行什幺的就尽量不要参加,那时 1985 街头运动就很蓬勃,隔年民进党冲撞党禁建党嘛!啊解严之后街头运动就更发展了。啊其实在台南就已经很常参与街头运动了。

我高中的时候,我们长老教会的刊物有一期上面写到 228,最后被国民党没收,教会就发起运动包围市政府,我当时其实也搞不太清楚,但是就是跟着爸妈和牧师的脚步。

但是阿爸阿母的交代我都没听进去,80 年代什幺农运、 原住民族还我土地、郑南榕送葬队伍我都有去参加,所以也在街头学了很多歌曲,包括像「建国 ê 跤步渐渐逼近」还有牵亡歌「恁阿公啊死啊有啊有交代,叫恁国民党 ê 毋通乌白来」,所以这几年我也整理了一些文章去大学分享,我们那个年代的街头运动唱什幺样的歌。

啊以前的街头运动是要反抗现状、反抗威权政府,或是去扶着其他比较弱势的人嘛!啊解严之后一堆有的没的,股票族、反年改,「去年股票赚一千、今年只赚八百,我要出来抗议」、「没有年金没办法旅游」,有的没的肥猫都跑出来抗议了!

【专访】基督徒歌手猪头皮 挺正名撑平权

记者:什幺时候开始接触同性恋相关议题,立场有改变过吗?改变的契机是什幺?

猪头皮:大学时代就认识很多同性恋者,我有一个学长就是 gay—知名影评人但唐谟。我是台大大气科学系,他是我的学长,他常带我听音乐、欣赏剧场也有雷射影碟,因为他是电影社的,就比较常接触什幺摇滚啦、艺术欣赏的,他本身就是一个做剧场的,然后也表明自己是 gay,所以我也很早就听他说过很多相关的论述。

啊我大学时候每年都会跑去看金马国际影展,80 年代末期每次影展都会有一个同志电影专题,持续了几年,啊近年很像改名成性别跨界,因为性别议题不只同性恋还包括双性恋、无性恋和跨性别等等议题,然后你看喔,如果针对同性恋创立婚姻专法,那异性恋和双性恋是不是也都要来弄个专法?如果真的搞专法那不就没完没了,啊民法就直接把男女改成双方就容易多了,身分证上也不是写夫或妻,是配偶嘛!

像以前美国有些州还规定有色人种不能和白人通婚,后来也没有设立有色人种结婚法嘛,而是直接把「white and color 不得通婚」这条法条拿掉就好了,反正就都一样了吗,不可能再用什幺黑人通婚专法、黄种人通婚专法。像一些欧洲国家如德国,最初也是同性婚姻专法,现在也都改了嘛,一视同仁。

然后我看那些影展然后就会参加一些他们的座谈嘛就接触很多,那时候就听了一场香港一个编剧也有主持电视节目的林奕华老师的演讲,他就直接说了,没有同性恋也没有异性恋,就是恋!

因为当时有人发问什幺叫双性恋,他就解释了,而双性恋就是你看到就喜欢了,你不会去管他的性别,其实就是没有同性恋也没有异性恋啊,只是我们现在可能比较喜欢异性或比较同性,就把自己归类成异性恋或同性恋了!「如果你真的爱一个人,可能就不会去管他的肤色、族群和阶级,那也可能就不去看他的性别了。」

啊我那时候才大三大四,其实有听没有懂,但是现在回想起来满有道理的,真的就是只有「恋」

最主要是对方吸引你嘛,你现在爱异性没有比较高尚,啊爱同性的也没比较了不起!没有互相排挤的必要嘛,都是「恋」啊谁比较「恋」伴侣彼此感受到就好。

啊其实我们很多长老教会的牧师或执事都很有爱,也在街头运动对传统威权做出很多冲撞,也有心扶助弱势,都是很慈悲的人,但就是很多人就卡在同性恋议题这里,其实是因为无知、不曾接触,很多都是心里的害怕啦!但是像我们义光长老教会在 1990 年代也有一个同志团契,后来还创立一个同光同志长老教会啊!

【专访】基督徒歌手猪头皮 挺正名撑平权

记者:作为一个支持婚姻平权的基督徒,你又面对过任何的压力或鼓励吗?

猪头皮:其实我在台北义光教会是比较小间的教会,里面挺同的其实佔绝大多数,所以没有很大的问题。但是回到台南,我们民族路教会是我从小的教会,就比较偏向样反同,我妈也常嘱咐我「莫和牧师应喙应舌」,我本身是民族路教会,但是我被牧师封锁,甚至连教会网站也上不去。

现在我们那个教会的牧师变成反同的领袖,反同起初是华语教会,但近年积极拉拢长老教会的人,所以他去到反同阵营变成一个明星嘛!就是一种掌声迷失啦!

所以压力其实也很大,而且华语教会通常规模较大,我和我的乐团以前也常常受邀去唱唱歌,像是 good TV,good TV 主干算是灵粮堂,我以前也在那主持节目啊,但当性别议题争论浮上檯面之后,他们也几乎不找我弄节目或唱歌了。

其实 good TV 一开始抵制我不是因为这个议题,而是我当时还在主持节目的时候,我 2002 年曾帮李应元站台唱了「台北一只九」,隔天就先被民进党禁唱,然后过不到一个月我的节目就被处理掉了,对 good TV 来说这是罪不可赦,这对他们来说比挺同还严重,怎幺可以骂马英九!

Good TV 也很有趣啦,像阿扁 2000 当选总统,整个电视台上下如丧考妣,啊电视台里面也有些挺人士啦,他们就传 mail 给我,说里面每天都在「发作」,后来阿扁 2004 连任之后,整个更加严重!

更有趣的是,2000 年政党轮替以前,长老教会是常态性批判时政、批判国民党,但是华语教会就会说「罗马书第 13 章说我们要顺服掌权者,因为权力是从上帝来的。」所以他们绝不批判国民党,一直到 2000 年,才开始「弟兄姊妹我们应该要关心时事」,然后教会里面开始骂陈水扁政府,哈哈,这也算是感谢上帝啦,让这些人觉醒了!

但是!马英九上任之后又开始「罗马书第 13 章」了,开始不骂政治,直到现在蔡英文上任又再开始骂了,所以我讲「遐 ê 人食屎啦」,像陈水扁时代当然有好有坏,该骂则骂,蔡英文时代当然也是!而他们是国民党执政就遵照圣经乖乖顺服,啊民进党执政就把圣经丢一边,双重标準、自助餐嘛!圣经里面其实也有很多先知直接指着君王鼻子骂的故事啊,所以你读圣经要看他整体以及每个故事的时空背景嘛!

 

记者:如何看待台湾正名一事?有人说正名可能造成奥会被停权,你怎幺看?

猪头皮:正名这是很自然的事情,我们原本就叫台湾,世界地图里找不到中华台北啊!而且中华台北?那我们台南人怎幺办?我们台南既不中华也不台北!

洛桑协议也没规定说不能改名,荷兰当年要改名尼德兰也没被取消会籍,被打枪几次才过关,巴西和俄罗斯甚至都被停权过,选手照样出赛不受影响,大家要慎防假消息啦!这次的正名运动是要以符合规定的方式「申请」改名,而不是要以违反规定的方式「逕行」改名,既然遵照规则走,又怎幺会被踢出去呢?

而且可以看看中华奥会那些人是哪些背景,既不是运动专长,甚至还有什幺「涉嫌掏空」的,大家应该看清楚那些叫选手出来反正名的掌权者是什幺样子!

 

记者:如果面对一些反对婚姻平权的基督徒,你有什幺话想对他们说?

猪头皮:我们应该要重新检视圣经的背景,像圣经里有记载「妇女在会中要闭口不言」,现在大家有遵守吗?没有吧!那圣经里为什幺会那样记载?因为当时后妇女几乎无法受教育,自然没有办法有比较建设性的发言,但是今天女性表现都要超越男性了,男生选总统也选输女生,整个时代背景不同了!

而圣经里反对男男之间的性行为,是反对对战俘的侵犯和异教的男妓,经文里的时代背景和现在的同性恋情大相径庭,当时是反对荒淫与性暴力,并非反对同性性行为本身。而且圣经和民法本身更是有距离的,总不可能规定都不能离婚,或是妇女闭口不言吧?

多数反对婚姻平权的人心里是害怕,因为缺乏接触,今日妇女能够发表言论、基督徒可以离婚也是经历了一些碰撞,在这近两三百年来慢慢冲撞出来,我们应该把心打开,多去接触、去听去看!

 

记者:如果面对一些支持正名但反对婚姻平权,你有什幺话想对他们说?

猪头皮:同性恋在社会里是弱势族群,就像是台湾之于国际,追求婚姻平权和追求正名都是一种对于不平等、压迫的反抗。其实不管是平权或正名运动,都受到很多来自社会的打压,很多人因为不了解、害怕而反对,正名运动或者台独其实也蒙受非常非常多不实的攻击,很多很多的谎言在抹黑正名,也有更多更多的谎言在抹黑平权。

正名运动背负很多汙名与屈辱,莫名其妙地被冠上很多的骂名,也受了很多委屈;同志族群更无时无刻不背负这样的压力,「正名运动是要为了政治牺牲选手权益」「同性恋造成台湾绝子绝孙」「婚姻平权让年轻人更淫乱」很多很没逻辑的话语串在一起攻击着我们,啊我们必然是要去打破那些谣言嘛,要追求台湾在国际上能得到平等对待,那同理也要支持婚姻平权,让其他和我们有些相异的人拥有像我们一样的权益。

而且这次反同有很大一股力量是来自中国的,是一些原本就比较亲中的教会发起,中国也希望藉着反同来操作反本土政权的力量。反之,如果台湾能够实现婚姻平权,也绝对会受到全球瞩目,让全世界认知到我们与保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存在更大的不同,台湾会是亚洲第一个实现婚姻平权的社会,象徵我们是多元而包容、注重人权,更有资格成为这个国际村的一份子!

【专访】基督徒歌手猪头皮 挺正名撑平权河边春梦复古酒吧老闆 Jimmy、猪头皮齐谈「反同这档事」

猪头皮:「反同」舞过头矣,「反同」恁逐个人拢会使「反同」,就亲像逐家拢会使支持韩国瑜,这拢无要紧,啊咱是希望所有 ê 批评 kah 反对 ê 声音拢是理性 ê,这马是逐家拢看无矣,所以续来就是公投票 13、14、15 爱顿同意,其他爱顿无同意。(台语,「」内为华语)

 

Jimmy:要带小抄,一生一世爱我,可能要写在手上,几号几号圈圈,几号叉叉(华语)

【专访】基督徒歌手猪头皮 挺正名撑平权

记者:猪头皮大哥,我听汝 ê 腔口应该是台南人 honnh?(台语)

 

猪头皮;嘿啦,我正台南人,啊 guán 台南「反同」ê 教会可能有六成,台北长老教会「反同」 ê 就较少,前一站仔《天下杂誌》有一篇写「反同」 ê 中国因素,这其实我足早就想欲写矣,就置 in 置咧办「爱家大游行」彼站仔,因为彼足奇怪,就是长老教会亦未开始「反同」进前,一寡华语教会就开始「发起」矣,啊华语教会就是长期「亲中」嘛,有真济中资置内底!

啊进前阁有几个自美国来台湾,像有一个叫「为万国祷告」这是一个「宣教团体」,活动内底嘛是拢置咧叫逐家祈祷,其实遮嘛算是好事,尾仔 tsiah 知影 in 是欲来做「反同」,这马嘛足济教会置咧推捒「幸福小组」,「幸福小组」原底是置咧讲咱家庭爱合好、逐家「和睦相处」,这嘛是好 ê 啊!

但是尾仔变作是欲来「集结反同」ê 力量,焉尔就变作「邪恶」去矣,所以 in 拢是表面上讲「爱家公投」,咱有「爱家」无?有嘛!啊尾仔哪会变作一男一女 tsiah 是「爱家」!(台语,「」内为华语)

 

Jimmy:我是感觉这个反同成份很多啦,有的是从小就是保守,可能一辈子都没接触过,所以无知啦、不懂,啊有一些则可能像是基督徒有信仰的因素。

 

猪头皮:若讲着圣经我就真有研究矣,因为圣经内底有白纸乌字,「男与男行可耻之事,就在自己身上受这妄为当得的报应。」但是圣经内底嘛有写着「妇女在会中要闭口不言」,咱就自这来看,咱置咧开会,查某人未当讲话,因为圣经白纸乌字焉尔写,所以咱读圣经亦好抑是读古早 ê「经典」,抑是读「可兰经」甚至是读「卡拉马助夫兄弟们」,彼已经七八十冬以前矣嘛!

汝嘛爱看彼文字是啥物状况写 ê,亲像讲饮水,古早时代溪水会使直接 khat 起来饮,啊这马敢会使焉尔直接饮?所以咱拢知影彼是古早时代 tsiah 会使焉尔做嘛!

圣经内底写真济男性 kah 男性之间 ê 代誌,这马有真人济圣经学者置咧研究嘛,其实圣经内底是讲彼个时阵「异教的男妓」,因为基督教早期是足讨厌遐 ê「异教」嘛,啊「异教有男妓和女妓」,这内底就是对「异教的排斥」,in 并无特别去骂彼个「女妓」,因为较早一寡查埔 ê 官员是自查某 ê 耍甲无物仔通耍,tsiah 会耍对查埔 ê 去,圣经是置咧「斥责荒诞和荒淫」,并毋是「斥责」查埔去爱查埔啦!

若无就是战争 ê 时顺,较早拢查埔 ê 置咧战争嘛,有 ê 时阵会「鸡姦」对方 ê「男性战俘」来 kah 侮辱,圣经是反对这款侮辱 kah「性暴力」亦阁有「异教的男妓」,根本毋是反对查埔 kah 查埔。

【专访】基督徒歌手猪头皮 挺正名撑平权

所以讲这个话 honnh,像长老教会阳明山顶悬彼个神学院 ê 院长 honnh,一开始嘛是讲伊「反同」嘛,啊伊这马一直退,退到这马伊讲圣经「不支持男男性行为」,因为伊是学者嘛,所以未使乌白讲,「圣经对男男性行为确实存在一定的斥责」,但是咱会使问讲「经文写的是什幺状况呢?」

就像讲「圣经对女性发言有斥责」,但是这是啥物状况之下写 ê,彼个时代女性无法度受教育,啊就有订一寡规矩出来,但是咱这马已经是女性有受教育 ê 时代,咱置咧看女性发言这件代誌就有无仝款 ê 看法。

古早时代「利未记」,内底有规定信徒「日常生活」,嘛讲着仝一片田地内底「不能众两种作物」,啊咱这马敢有阁置咧遵守?古早时代会焉尔讲就是因为讲较早「农耕技术较差」嘛,像嘛有规定讲,汝食水产海产,「只可以吃有鱼鳍的」,就是未使食蟳仔、虾仔 kah 一寡「贝壳类」,这是白纸乌字写置圣经内底,咱若只看表面,焉尔咱就未使食「贝类」嘛(台语,「」内为华语)

 

Jimmy:那我们淡水这裏的孔雀蛤也不行吃了!(华语)

 

猪头皮:黑啊,咱在地介出名 ê「孔雀蛤」嘛未使食!啊尾仔学者研究讲为啥物圣经内底会焉尔写?尾仔咱 tsiah 了解讲是因为古早时代「烹饪技术和保存技术」无好,是为着逐家 ê 健康、避免食歹腹肚 tsiah 会焉尔写,圣经内底写 ê 拢有古早时代 ê 原因。

就亲像我 ê 太太生子会时顺,我 ê 丈母阁会 kah guán 太太讲,作月内未使洗头,遮恁这代应该毋捌听过啦 honnh?(台语,「」内为华语)

 

记者:我是阁捌听 guán 阿妈讲过啦!

 

Jimmy:应该算咱顶沿 ê 较会焉尔讲!(台语)

 

猪头皮:所以应该算汝(指记者)这代开始就较无听人焉尔讲矣,因为这马吹风机足普遍 ê 嘛!但是咱未去骂丈母「无知」抑啥,因为是生长 ê 时代嘛,咱嘛会认为这是为着咱逐家好,所以圣经内底写「女人在会中闭口不言」、田园未使种两款「作物」,甚至未使穿「不同材质交织在一起」 ê 衫,圣经内底足济规矩 ê,啊「反同」ê 人敢有乖乖置咧守这个规矩?「女人在会中要闭口不言」结果「反同」ê 教会内底嘛有查某牧师嘛!

我有详细研究,圣经内底写着「男男」ê 差不多五、六位啦,就是一寡啥物「不可贪恋男色」,汝若去查 wiki,汝查看「圣经逗号同性恋」内底就写甲诚详细,啊本来差不多一、两百冬前,所有 ê 基督徒生活拢按照圣经嘛,并无「圣经诠释学」这个物件嘛!

但是慢慢咱这马置看一寡较早 ê 物件像「尼采」,尾仔发展出「诠释学」,「诠释学」就是讨论较早「尼采」遐 ê 人置咧写遐 ê 物件 ê 时顺,是置啥物款 ê 状况 kah 环境,了解了后咱 tsiah 看讲遐内底写 ê 对咱这马 ê 生活有啥物意义?

所有 ê「文学批判」拢应该焉尔啦,像咱置咧看电影抑是听歌,「那年我们在淡水河边」罗大佑十几冬前写 ê,咱若置二十几冬前写「那年我们在爱河边」,啊二十几冬前爱河足臭 ê 嘛,但是汝若是这马写,爱河边仔散步是足清悠 ê 嘛!所以汝遮 ê 歌抑是文学,咱三百冬后阁来看,可能会感觉真奇怪,是焉怎有人写讲爱河边仔散步足爽快 ê,是焉怎有 ê 人写讲爱河边真臭?其实咱这马看差二十几冬嘛!一千冬后人来看,咱拢算是二十世纪嘛,人就会想讲差二十几冬哪会归个无仝款?

所以这个物件就是爱「回到」context 去看,啊这马遮 ê 保守基督徒拢无啥置咧看,拢只看圣经内面 ê 白纸乌字,所以真正有 ê 教会不准女性「在会中发言」,这是我所知影 ê,至少有「鄙视女性」,甚至圣经内底有写讲「丈夫是妻子的头,你要顺服你的丈夫像丈夫顺服基督一样」焉尔我就「断章取义」嘛,圣经内底写「丈夫是妻子的头」所以 guán 某拢爱听我 ê,焉尔毋就足简单 ê、「世界和平」,所以遐 ê「反同」ê 是「亲中、男人沙文主义」,这拢有「交集」啦!(台语,「」内为华语)

【专访】基督徒歌手猪头皮 挺正名撑平权

记者:哎哟,这段我敢通写入去?(台语)

 

猪头皮:无要紧,汝拢写入去!反同教会「亲中」我是几冬前就想欲写,尾仔是「天下杂誌」先写出来,内底就是讲「反同和宗教统战」焉怎合作 ê 过程。(台语,「」内为华语)

Jimmy:彼篇是讲「反同势力背后有中国因素」,但是无外久就「被下架」矣。(台语,「」内为华语)

 

猪头皮:彼篇是予 in 家己 ê 「网站下架」,但是 google 应该阁揣有,因为有人会去分享抑是「转载」。其实写这款骂华语教会 ê 文章一定会予人抗议啊,抗议 ê 人内底嘛一定有 ê 较有钱像「王雪红」嘛!若是「王雪红」ê 祕书可能一通电话叫「杂誌社下架就下架」矣。(台语,「」内为华语)

Jimmy:一寡保守 ê 教会会去骂「男男」,啊 in 敢会去骂「女女」?(台语,「」内为华语)

 

猪头皮:圣经内底写「女女」干单有一个所在尔尔,「女性抛弃了顺性的用处,你就如男性抛弃了顺性」,就干单写这位尔,所以大部分拢是写「男男」。(台语,「」内为华语)

 

Jimmy:所以我们就可以质问说为什幺反同只讲男男、不讲女女?(华语)

 

猪头皮:进前辩论会阁讲啥物「阴道有四十层皮肤」遮啥物碗糕?这就是一种足简单 ê 道理,就是 in 看这生了歹看,所以就未爽,in 就感觉讲查埔 kah 查埔足「噁心」焉尔,啊汝若问大部分毋是教会 ê 人,「如果女女呢?」,十个差不多八个会讲「赏心悦目」,亲像一寡过鹹水来台湾 ê 「女女」录影带嘛是「赏心悦目」啊!啊若是「男男」有个查埔就挡未着。(台语,「」内为华语)

Jimmy:所以如果用逻辑去质问对方,对方其实都答不出来啊,都是用感觉在反男男。(华语)

 

猪头皮:像前几日仔「蔡康永」po 一篇文,是伊置咧写学学文创董事长「徐莉玲」啦,伊是做过足济
足讚 ê 儿童教育,但是因为伊是基督徒,所以伊置学学文创 ê Line 内底叫人公投 14、15 爱顿无同意,就予人「截图」去传予「蔡康永」,「蔡康永问为什幺一信耶稣就完了?」伊人是真正足优秀 ê。

进前「反同」ê 去辩论差不多派出十个嘛!十个全部拢教会 ê 人,啊支持平权 ê 有一个「陈思豪牧师」啊其他 ê 拢毋是嘛!所以基督教这马置台湾应该若像是「邪教」,咱基督教对台湾 ê「危害」是比「妙禅」阁较大,「妙禅是封闭系统啊」,较无共人去去焉尔有 ê 无 ê,只是有 ê 人入去了后,「身心受创」抑是啥物货 ê,嘛是有人感觉真满足 ê 嘛无一定嘛!啊基督教是「开放性」ê。

汝听遐 ê「反同」ê 牧师嘛是讲「人跟人的尊重和爱」,但是讲到尾仔哪拢变作「同性恋是罪、是异类」(台语,「」内为华语)

【专访】基督徒歌手猪头皮 挺正名撑平权

Jimmy:有没有可能反同教会是纯因着中国的渗透而去从事反同? (华语)

 

猪头皮:因为长期以来华语教会 kah 中国是一直有联络嘛,有资金 ê 来往,长老教会就是这二十冬以来渐渐 kah 华语教会有合作,就像讲「灵粮堂反同」嘛,啊若是 in 拢邀请我去唱歌,啊我就渐渐会受 in ê 影响嘛!

「灵粮堂」是有这个财力讲一个月欲予汝十万请汝去替 in 唱歌,「灵粮堂」内底负责「敬拜讚美控音的」一场会使提欲八千、一万,对 in 来讲当然是尊重专业嘛,未亲像讲有 ê 慈善团体拢爱人替汝作免钱 ê,in 拢有钱啦,啊 in ê「音乐总监」嘛算是置「灵粮堂」内底食头路 ê,一个月可能就是四万、五万焉尔,可能伊本人有「反同」无咱毋知影,但是 in「周神助」牧师等于是伊 ê「衣食父母」啊。

国民党遮 ê 我捌看过一个弹 bass ê 朋友,伊 kah 我讲 in 兜一定拢投国民党,因为国民党是 in ê「衣食父母」、有一寡生理 ê 来往,这马国民党会较崩就是因为影响力愈来愈小。

中国这马若是欲出手伊未直接帮赞国民党,伊可能是会帮赞「单一候选人」像「柯文哲」ka「韩国瑜」这款 ê,无可能讲完全 kah 国民党合作,有可能讲是 kah 内底特定 ê 候选人,伊可能就算讲发动「网军」抑是用钱来买,用较 undertable ê 方式,可能是提钱与台商叫 in 转来台湾捐予某某人,甚至是直头置中国将钱交予候选人 ê 家族。

啊长老教会牧师普遍是台独,但是像台南 ê 机牧师因为「反同」ê 关係,甚至去参加「罢免黄国昌」、替一寡签「爱家」ê 国民党候选人徛台,这就造成一寡原本「反同的欧吉桑、欧巴桑」反感,因为这已经是为着「反同」是非不分矣。(台语,「」内为华语)

 

记者:所以未因为「反同」造成绿营基本盘「鬆动」honnh?(台语,「」内为华语)

 

猪头皮:无矣,嘛干单彼个牧师「鬆动」,其他 ê「反同」huān「反同」,嘛是仝款顿予绿色 ê,只是逐家会反感彼个牧师,竟然是非不分到欲去徛国民党 ê 台。

啊普遍民进党拢是支持「同志」ê 嘛,所以出来「反同」ê 大部分拢是华语教会。啊其实护家盟内底嘛有「权力斗争」嘛,护家盟内底原本有一个发言人是一贯道 ê,讲啥物欲和「摩天轮结婚」,尾仔就予人 piak 出「外遇生子」ê 代誌, 就较无机会出来矣,予其他 ê 人「取代」矣。

啊像进前罢免「黄国昌」ê 叫做「孙继正」嘛,伊是大生理人啦,我有教会 ê 朋友 kah 伊有熟识。(台语,「」内为华语)

 

记者:进前网路顶悬有人讲「孙继正是深柜」,啊一寡「反同」ê 人看起来嘛小可仔……(台语,「」内为华语)

 

猪头皮:其实美国、欧洲足济「反同」ê 人其实是「同志」啊,in 其实嘛足可怜啦,因为 in 是同志,但是惊予人知,所以会去压迫其他 ê「同志」,这是一种,啊有 ê 是因为这个社会予 in 自细汉到大汉有一款「深深的羞愧」,但是这嘛毋是 in ê 问题啦!是因为 in 无法度认同家己嘛,所以 in 看着其他「出柜的同志」其实是「嫉妒然后又恨又爱」(台语,「」内为华语)

Jimmy:这是真正足趣味,我进前嘛看过未少,家己本身是「同志」但是阁看未起「同志」,就亲像咱自底讲台语 ê 会歹势讲台语。(台语,「」内为华语)

 

猪头皮:这款足人济矣,我细汉对嘉义起来台北,我这代亦阁会啊,其实「美秀集团」这代嘛是会啊,我和「美秀」差欲二十年,in 内底嘛有人是下港囝仔,未晓讲台语嘛歹势讲,甚至是大学 ê 时阵起来到台北,嘛「鄙视」其他讲华语有下港腔 ê 囝仔。

 

【专访】基督徒歌手猪头皮 挺正名撑平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