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N素生活 >【专访】家庭医师李佳燕:连被两个保母退货,好动儿我这样带大 >

【专访】家庭医师李佳燕:连被两个保母退货,好动儿我这样带大

2020-06-12 N素生活 318 ℃
正文


家庭医师李佳燕除了看诊,更投注大量时间于过动儿议题,育有好动儿的她,儿子连被两个保母退货,小学老师更说:「不晓得怎幺教你这个孩子」,但她看见孩子的不平凡,认为所有孩子只要去除障碍,都能像珍珠发光!大人在检讨自己对待孩子的态度、方法前,不应将孩子的不当行为归咎于过动。

【专访】家庭医师李佳燕:连被两个保母退货,好动儿我这样带大

未认识病患前,处方笺我开不下去

李佳燕担任家庭医师近30年,未到看诊时间的诊所前排了四张椅子,这是为了一大早运动完就来等开门的老人们所设置;诊间桌上摆满玩偶,甚至还有迷你听诊器、绘本,这是为了让孩子们来看医生不害怕、更有趣。

李佳燕的从医之路处处皆是故事,她曾想当建筑师、作家,最后却选择穿上白袍,其实高中时的她就有远大抱负,念自然组是为了当医生,医生能救人,当志向更大时还能救国!没想到进医学系后情况急转直下,「起初我完全不知道念医学是要用背的!像解剖、神经、血管、肌肉、骨头…通通要背起来,假如你记忆力好就适合读医学系,像我就很讨厌不了解一个东西然后去背它。」

原以为念错系的李佳燕,选择科系时经历人生重大选择,大学五年级她原想选儿童精神科,但到精神疗养院实习时让她大大改观,「每位病人都住好多年了,病历拿出来都是一叠又一叠,根本看不完,我希望认识我的病人,但没法知道他是谁、为什幺住进来、他现在为何吃这个药、他发生什幺事了?而我却要每天开抗精神病的药物给他吃,我觉得自己无法做这样的事,我开不下去。」

1987年家庭医学科刚起步,不喜欢一成不变的李佳燕认为家医科可看全家人大小的身体、心理疾病,丰富多元更能深入了解病患,因此认定这是她未来一生的「命定」。父亲是药剂师、哥哥是妇产科医师,李佳燕当年来到几乎没人选择的家医科,她接受系主任面试时,系主任甚至怀疑的问:「妳爸爸、哥哥同意吗?」她则豪气回答:「不用他们同意,我自己决定就行了!」

【专访】家庭医师李佳燕:连被两个保母退货,好动儿我这样带大

家庭医师担子大 不能辜负信任

李佳燕将家庭医师的身分视为责无旁贷的职责,病患全家大小的健康、生活过得好不好,都是她的责任。「我对病人的热诚来自于我必须认识他,更不能辜负他们对我的信任,不是只有那位病人我认识,他的家属、亲戚我都认识,那种牵挂比一般医病关係又更深一层。」

即便下了班,李佳燕的一颗心也记挂在病人身上,她会抽空去医院探望病患,更参加病人的丧礼,做最后道别。「我和病人之间不只有医病关係,还有很深的情感牵挂,它真的是一种力量,让你必须要好好的去对待这些病人,那种信任,你不敢辜负。」

为病患无私付出的日子中,李佳燕最快乐的事就是看到小孩,即便看诊再累,只要小孩一进诊间她就精神百倍。曾有病患妈妈向她转述,三岁的发烧孩子听到要去看李医师,开心得从床上跳起来自己穿衣服,妈妈问为什幺这幺开心?孩子回答:「当然啊!因为李医师是我朋友啊!」让李佳燕的心瞬间融化。

【专访】家庭医师李佳燕:连被两个保母退货,好动儿我这样带大 【专访】家庭医师李佳燕:连被两个保母退货,好动儿我这样带大 正向看待儿子好动特质

热爱孩子的李佳燕育有一子,从小好动、不爱睡觉,第一个保母带五天退货,第二个保母带两个月退货,最后她只能请保母到婆婆家,保母和婆婆一起照顾小孩,这才得以撑到两岁两个月。

上了小学,儿子被老师念「上课都在发呆、注意力不集中」,李佳燕正向回应:「他是一个爱幻想的小孩,很多天马行空的幻想,爱说故事说不停,他的头脑没有办法用在读书,因为他有太多故事太精采了,老师说的话他没法听进去,他说他在编故事,你外貌看他是呆、放空,但其实他脑袋忙得很!」李佳燕接受孩子的特质,并正面看待,她甚至说,若儿子把小时候幻想的故事通通写下来,星际大战绝对输他!

老师还曾告诉李佳燕:「不晓得怎幺教你这个孩子!」当时因为儿子做错事,老师拿爱心小手要处罚,他竟跑到操场给老师追,李佳燕分享儿子当下想法:「他觉得你打我,我为什幺不能跑?很痛耶!」

【专访】家庭医师李佳燕:连被两个保母退货,好动儿我这样带大 夫妻教养观念大不同 要用情感去说话

李佳燕对孩子的教养观,受到原生家庭影响,父母日治时代就读高雄女中、高雄中学,父亲并到日本留学,在当时的时空背景下,社会对父亲角色的刻板印象是威严、小孩要怕爸爸,但李佳燕说父亲从没打过她,反而事事和她说道理。「我永远记得小学三年级有次数学考得很差,差点不敢拿考卷给爸爸签名,后来我爸看了就笑一笑、摸摸我的头说:『下次要加油啰!』我听了好开心喔!然后下次就考100分。」

为人母后,李佳燕发现夫妻对孩子的期待、教育方式大不同,让她常为了教养问题和另一半吵到半夜,李佳燕发现「吵」不但无法改变对方想法,还让夫妻感情撕裂。「后来我用情感去说话,告诉他其实我们都爱孩子,不论如何对待孩子,目的都是希望他过得好,这是我们共同的目标,不该吵更该合作才对,最后他终于能接受了。」

【专访】家庭医师李佳燕:连被两个保母退货,好动儿我这样带大

给孩子空间 成果让人惊喜

李佳燕看见孩子的不平凡,认为孩子不一定要随着主流走,也并非一定要读好书,只求未来能自食其力,不为非作歹。在她的耐心教养下,目前儿子已大学毕业并服完替代役,她欣慰的说,儿子到台南某国小担任替代役时,和老师、家长都成为好朋友,退伍时收到的礼物、纪念品,一车都载不完!

「他每天一到学校就问老师有没有要帮忙的地方,问到老师都说:『好了好了,没有事要帮忙』,而且叫他做任何事绝对不抱怨,更乐在其中,像砍树、割纸这种事他都觉得很有趣,还边做边唱歌。加上他是英文系毕业,中午时段他自创英文广播节目、说笑话编故事,连家长到学校来都说校园现在好热闹!」李佳燕认为只要给孩子空间,他的成果会让人惊喜非凡,即便已退伍一年多,学校只要办活动,老师们都会热情邀儿子回去参加。

【专访】家庭医师李佳燕:连被两个保母退货,好动儿我这样带大 孩子注意力不集中,被要求就医?

拥有养育好动儿的经验,加上担任家庭医师看诊时遇到许多被贴上过动儿标籤的孩子,李佳燕决定投身于过动儿议题,并希望积极做些改变,她认为只要父母、老师用对教育方式,就能让这些孩子自在成长。「许多朋友及病患和我分享,孩子上课不专心或考试考不好,学校老师就叫他去看病,这是不对的,我也写信给高雄市教育局长反映这种状况,但得到的回应却是:『不会,老师都是观察六个月后才会建议就医』,但这和我看到的事实不符。」

2013年李佳燕成立「还孩子做自己行动联盟」,多年来全台巡迴演讲、办影展、拍纪录片,她持续推广希望过动儿的判定应更加谨慎,不能把孩子的不当行为全归罪于脑部生理问题,大人们似乎忘了先检讨自己对待孩子的方式与态度。她也提到国际如美国、加拿大、瑞典,都提出最新研究,应给较年幼的孩子多点时间成长,而非直接判定孩子的行为是过动、需要治疗。即便面对精神科、教育界的挑战,她仍坚持为孩子发声,希望大人真正了解孩子,看到每个孩子的不同与特别。

【专访】家庭医师李佳燕:连被两个保母退货,好动儿我这样带大 因材施教 是最原始的教育宗旨

李佳燕分享目前制式教育体系下的现况,孩子们被规範要读书、写字、考试考好,但她认为不是每个人都适合走这条路,「不是每个孩子都能在教室里好好坐上40分钟,或拥有良好的人际关係,孔子这幺久以前告诉我们『因材施教』,其实到今天的台湾都做不到,但这是最原始的教育的宗旨啊!」

如何改善目前现况?李佳燕提到家庭教养、学校教育、医疗治疗三方,都应用更宽广多元的角度去看待这些孩子,「我多幺希望教育场域可以接受所有特质的孩子,用适合他们的方式来教育,教育的方式和内容都可以调整,并看到每一个孩子都有他的亮点。」

大部分家长认为「听话」才是乖孩子,李佳燕则说有些孩子就是不想照着大人的要求乖乖长大,所谓「乖」到底是优点还是缺点?也没人能下定论。李佳燕在制式教育的浪潮中希望翻转大人对过动儿的看法,她说:「每个孩子都有像珍珠一样发光的地方,只要去除前方的障碍,孩子就会亮得很精彩了。」

【专访】家庭医师李佳燕:连被两个保母退货,好动儿我这样带大